枣子十.

佛系,很好讲话的。

【all澄】烈火

  02  蓝忘机    上



_有原创攻

_ooc  禁止ky

_很多东西都忘记了,可能改动大,有很多原创的东西在里面,大家把它当做一个新的对待就行了,不要较真一个故事。

_少年们求学时的日常,不讲仙门百家。

_甜



  一大早起来,洗漱完毕后就需早早晨读,晨读完才能吃些早饭。

“魏无羡你快点!”江澄不耐烦的朝魏无羡喊。

  “嗳,江澄、谢茗、聂怀桑,你们等等我嘛。”魏无羡边跑边绑了一个马尾,朝三人追去。

 

  待三人赶到教室,座位才全满了,还不等人吸几可气,上课的铃声便敲响了,后脚蓝启仁便拿着一本书进来了。

  蓝启仁向教室扫了一圈,发现满了满意的点点头“各位同学,今日起便归我蓝某人管教,大家来这里都是求一个更好的自己,来这最重要的是我希望大家能在这里改掉不好的坏习,做一个勤奋,善良,向上,高风亮节,堂堂正正的君子,做一个人,其次的是增强你们的实干,能力和见识,这节课你们不防想想,以后要做怎样一个人,有什么目标?”

  待蓝启仁说完便走了,留下一教室的弟子思考刚才所提的问题。

  “做一个怎样的人?自然是一个自由快活的人了!”魏无羡根本不用多思考,心中的答案便呼出口来。

   “嗳,聂怀桑你要做一个什么样的人?”魏无羡友好地向新交的朋友询问。

  “这个,额...我也不知道啊。”聂怀桑不好意思的用手抠了抠脸颊。

  “这个不用着急慢慢想,或许等你经历一些事,便明白了你要做什么样的人了。”谢茗笑呵呵的开口。聂怀桑点了点头。

  江澄头转向是另外一边,像在思考,手无意识的在桌上敲打,一下一下的。

  做一个什么样的人?

  负责任?知恩图报?勤奋努力?还是像魏无羡一样追求自由?不知道,这些还是来交给时间吧。

  等着江澄把头转回来,想加入他们的聊天时,突然对上了一双琥珀色的眼睛,不经使是他愣了愣。好熟悉的眼睛,带把目光放在整个人的身上,才知道了,这人不就是昨天遇见的那个人吗?还不等他多看几眼,那人已经转过身去,规规矩矩的坐在自己的座位上。



  这样的课想着想着就下课了,几个耐不可及的同学已经冲了出去。

  江澄四人也走了出去,没什么,就是到了吃饭的时间。

  四人打好了饭菜,便凑在一块儿小声的聊天。

  “嗳,我问你们,你们可知今早上穿着蓝家校服的人是谁?”

  “还能是谁呀?不就是蓝忘机嘛,哎,江澄你什么时候对蓝忘机那小子感兴趣了?”魏无羡笑着打趣。

  “说什么呢?我就是好奇,快吃你的饭。”

  “知道了,知道了。”

  “不过世人不是这么说嘛,姑苏蓝家有双壁,大的叫蓝曦臣,小的叫蓝忘机。虽然两人是双胞胎,但是性格却是天差地别,一个温柔似春风,一个寒冷如雪,不过相貌确实是顶顶的好的。”

  “哼,蓝家人有什么有趣的?你看到蓝二就很无聊。话也不说的,像谁欠了他钱似的。”魏无羡朝聂怀桑的话怼道。

  聂怀桑灿灿的笑,“这不是大家说的嘛,可不是我说的。”

  “行了,大家吃饭吧。”江澄结束话题。


——

我,佛系更新。😂


【all澄】烈火



_有原创攻

_ooc  禁止ky

_很多东西都忘记了,可能改动大,有很多原创的东西在里面,大家把它当做一个新的对待就行了,不要较真一个故事。

_少年们求学时的日常,不讲仙门百家。

_甜


01 新    下

  四周过于安静,眼见的太阳就要下山了,天边泛起一道橘红,远处的鸟化做一个个小黑点,不慌不忙地飞走了。可怜的江澄寻觅一个日仄也没见有半只山鸡。

  江澄再大的耐心也经几个时辰磨光了。

  “啧,怎么连半只山鸡都见不着?”江澄已经不耐烦的皱起了眉头,想到他们两个笑嘻嘻的拿着山鸡笑嘻嘻地炫耀眉头皱的更深了。加快脚步,朝前方行去。

  还来不及上前多走一步,悠扬的琴声便传入至耳。如清冷的泉水,淙淙作响。江澄不禁好奇,谁在这无人的林中抚琴啊,也真是好兴致。

  等江澄靠近声源,看清抚琴的是位男子,相貌出众,气质不凡。还没等江澄细细打量,便被他给发现了。

  “谁!”

  见他发现自己,连忙出现。抱拳道:“在下云梦江澄,无心打扰这位公子,与朋友走散了,听到公子抚琴的声音好奇,才惊扰了公子。”

   “云梦?”

   “是,”这人想必是蓝家人,用魏婴的话来讲,就是“披麻戴孝”。

  云梦来的人无疑就三个,江澄、魏无羡、谢茗,传言中,江澄柳眉杏眼,一声紫衣,再看此人,倒也符合,想来就是了。

  “云生不知处,不可杀生。”

  江澄嘴角抽搐,心里嘀咕,我也没讲杀生,但还是乖乖的回答点头。

  此时两人都没有说话,有些尴尬,眼见的快要到约定的时间了,江澄朝蓝忘机说:“这位公子,天色已晚,江某告辞。”

  说完便“蹬”的一下没了人影。

  “云深不知处,不可急行。”这话当然没有传进江澄的耳朵。

 

  “呼,真尴尬。”

  见前头已可看见魏无羡、谢茗的身影,江澄便加快了速度来到两人面前。

  突然出现的人影,使两人一惊,见是江澄,魏无羡道“江澄,你咋跑过来的?”

  “阿澄,可是出什么事了?”他们三人打山鸡,向来是信步徒来,可今日相比于往日到不同了,谢茗有些担心,江澄是遇到什么困难了。

  江澄是连跑过来的,一刻也不敢停歇,像是怕了天黑没有达到约定点。

  等气息平稳后,才答:“没什么,不过打山鸡途中道是遇见一个蓝家人。”

  “蓝家人?”魏无羡,谢茗两人对视一眼,都看出了对方的疑惑。

  “江澄,你怎么会遇见蓝家人?”

  “对方只是在练琴吧,没什么奇怪的,不用担心。”

  见江澄真的没有事儿,便放松了,重新打量江澄。

  “江澄,你的山鸡呢?”魏无羡好笑看江澄两手空空,便打趣道。

  江澄有点尴尬,脸顿时就红了,干咳了一声,别扭道:“那什么...我...咳...没遇到。”说完眼睛也不安分的看向别处。

  “哈哈哈,江澄,不会吧?一只也没有哇,要不要师兄送你一只啊?”要不是魏无羡手中拿着山鸡,真想抚掌大笑。

  “魏无羡!”江澄已经脸黑的可以冒黑气了。

  谢茗笑着解围“打那么多也没有用,吃不完的,一两只就行了,无羡你留两只便放生了吧。”

  魏无羡见谢茗把手中的山鸡给放生了,只道可惜了,算你们好运。便留了两只,其余的都给放生了。

  “马上就晚了,再不赶紧烤了,就来不及了。”魏无羡晃了晃手中两只山鸡,向两人说道。

  “走吧!”

 

  等三人回来了,太阳已经下山了,终于到了晚上。由蓝家人领去厢房,四人一间。

  和他们三人一起的住的,是叫聂怀桑的少年。

  都是少年心性,遇见新朋友不免感到兴奋,四人东扯西扯,知道有人夜巡查寝,才睡了去。

  经过这一晚,四人的关系都各进了一步,伴着清风入睡,为明天做准备。








下一章就是正式开始啦日常鸡飞狗跳的求学生活啦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

 

 



 

 

 

 


被拍摄的江澄,还是一脸严肃样。

江澄:……

【all澄】烈火

 


_有原创攻


_ooc 禁止ky


_很多东西都忘记了,可能改动大,有很多原创的东西在里面,大家把它当做一个新的对待就行了,不要较真一个故事。


_少年们求学时的日常,不讲仙门百家。


_甜


   


01新 中


这一天是来姑苏蓝氏求学的头一天,一天的时间都由学生们自主分配,但明日辰时就得正式上课,所以说今天还可以放肆的玩一把,就算违返了规矩,只要不算大就没什么事。


“哎,还有时间,我们去打山鸡吧!”魏无羡兴奋地朝两人提出主意。


江澄微微皱起好看的眉毛,略不同意,“还是算了吧,明日就得上课了。”魏无羡听见江澄的回答,也算是意料之内,小师弟总是比他们乖许多。但还是有些失落,伤口也闷闷的。江澄见魏无羡无精打采的样子,别扭头看向谢茗。谢茗也笑着看向江澄,两人的视线对焦。忽然而来的风,吹乱了江澄额前的碎发,像是在传达什么信息。


“行了,我和你们去。”魏无羡马上抬起了头,眼睛也一下子就亮了起来。谢茗笑意得更深了,手中的扇子也一下一下的敲打在他的手心上。


“但是!晚上就不要给我再瞎折腾了,我可不陪你们玩儿。”


魏无羡笑嘻嘻地揽住江澄的肩膀,眉目也舒展开来,一双桃花眼更是万种风情。


“走!”


云深不知处,青树成林,一片又一片万物青葱,富有生命气息。


一紫一黑一青的三人无疑是这片林中最引人注目的色彩了。


“老规矩,谁打得最多算谁赢,开始!”说完魏无羡的身影便一下隐没在这片青林中。


此时万籁俱静,谁也听不清谁的气息。


“阿澄……”


“嗯。”


不知是谁奏响了谁的心声。


谢茗向江澄走进,手分握住江澄的肩膀,眼睛细细地描绘着江澄的整个脸庞,只要微微向前倾就可以亲吻到眼前的人了。


谁也说不清这是什么情绪。


“阿澄。”又是一句轻唤,江澄也直直望向眼前的人,似乎想通过他的眼睛望向眼前人的内心。


“哈,”他什么也没说,就直接将唇吻向少年的额头。


江澄不解的看向他,谢茗将手中的扇子摇开,向后退了两步,笑着对江澄说:“待会见。”便整个人没了身影。


江澄愣了一会儿,便骂道“有病。”便也转身走了。


“江澄我一生都要护着你,永远的陪伴着你,谁也不能把我们俩分开。”当时的谢茗已经有了如今的几分风姿,少年的声音很认真,认真到江澄把这个诺言藏在心底。


“天地万物,明月可见。”


少年与少年在少年时期的承诺,最可宝贵,要用一生来维护它。


因为目前只有羡哥和谢茗出来,所以tag只有羡澄和all澄,其他人物应该下一次更新才出来。我写文真的写的很慢,更新也非常慢,字数也少,我是要在纸上写一遍,然后再写在手机上才发布的。😂我知道很少人有人看,不过也没什么关系,我只是想把我所想写的写出来分享给大家,大家能看,最开心不过。唉,我好话痨啊😅就这样吧。


 


【all澄】烈火

_有原创攻

_ooc  禁止ky 

_很多东西都忘记了,可能改动大,有很多原创的东西在里面,大家把它当做一个新的对待就行了。不要太较真一个故事。

_少年们求学时的日常,不讲仙门百家。

_甜


01 新


 


这一天,云梦可是热闹非凡,无他,江家的江澄、魏无羡、谢茗,今天便要去姑苏云深不知处求学。


 


说来也奇怪,本来只有羡澄两人,也不知道只在江家待了两年的谢茗,是如何得到这个机会的。


 


“魏无羡,到了这儿,你可悠着点,看见那上千条的规矩了吗?”江澄看了都觉得冷汗,姑苏蓝氏的家规也是相当出名的,上千条啊,可不是说着玩儿的。


 


魏无羡也知道江澄是为了自己好,便笑嘻嘻无不亲昵的把手揽着江澄的肩,笑容明媚,道“我知道,我知道,这不是有你吗?”


 


另一旁的谢茗见他俩打打闹闹,便笑道:“行了,我们还是熟悉熟悉我们将要待的地方吧。”语音刚落,便把手中的竹扇向上一抛,抛出了个好看的形状,像是在空中忽然炸开的一朵墨梅,大概停留了两秒,便被人巧妙的接住,又忽的展开,风流翩翩的扇了几下。接着又笑着往右侧两人看去,不用多说两人便明白其意,便向前走去。


 


云深不知处的风景还是值得赞叹的,低调大方不失优雅。


 


“听说这儿吃的可清淡着呢,无羡,也不知我俩能否忍得住,哎,现在我就怀念我的银耳莲子汤,灌汤肉包了。”


 


魏无羡想到以后只能像兔子一样吃草,他就难受,整个人仿佛都无力了。刚想朝江澄抱怨,就听见谢茗那慵懒盛满着笑意的声音响起“不过倒也没关系,”看了一眼江澄,又说“只需要阿澄的抱抱即可。”


 


江澄现在只感觉手痒的想打人,一路上,身旁的两只鸟已经叽叽喳喳吵了它许久,他想,现在这毕竟不是云梦,在这大大出手,可丢了云梦的面子。只得咬牙切齿的说:“你们再说,小心我打断你们的腿!”


 


见江澄已在发怒的边缘,两人顿时不敢再说话,只能用眼神交流。


 


魏无羡:都怪你。


谢茗:怎的怪我?


魏无羡翻了个白眼,心想:可得劲装!





少年鲜衣怒马,不求无忧无虑,只求心中有火,燃的炽烈。


 


 


 


张艺兴生日快乐✺◟(∗❛ัᴗ❛ั∗)◞✺mv和歌简直艺术啊,我天啊!
图片截取于 张艺兴b站投喂总支部(Give Me A Chancn 官方MV。)

晴朗的天空,白云与蓝天,风儿吹动着树叶,发出沙沙的清脆响声,总是让人心也宁静起来。